吉林四平政府被指挪1.9亿中央拨付工程款 民工无处讨薪

有车的朋友可能常常 会问,我交的车船税,用到哪儿了?部分车船税资金,就用来翻新、建筑 路途 ,可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。比如2017年建成通车的绥化至沈阳的203国道,建设资金就来自交税 人交纳 的车船税。

  但是 在吉林四平,有农民工反映,有1.9亿的车船税专项资金本该用来支付他们的工程款,却被四平政府挪作他用。导致2017年就竣工 的工程,至今拿不到工钱,每次去找,都是要他们“再等等”。中央划拨专项资金专款专用,四平市把应该给农民工的工钱,用到哪儿了?

  七百多农民工被欠薪两千多万,讨薪一年多未成功

  许先生是中交一公局第六工程有限公司的项目负责人,2016年10月,他们与四平市交通局下设的绥沈公路建设指挥部签定 合同,负责该公路四平境内服先至金宝屯段的一个标段建设。从2016年开工建设,到2017年10月验收完成,但是 施工完毕 后,工钱却迟迟没有下发。许先生说,工程款6700多万,一共 触及 700多人,现在欠农民工两千万左右,按理说竣工 就应该给:“因为刚开始说是资金没到位,但为了抓紧通车。我们也信得着指挥部,我们这些人就贪黑起早的干,底子 提前完成任务 了,竣工 了说的指定差不了钱,因为这是国家专项资金,绥沈公路建设指挥部,交通局部属 的。”

  本认为 ,给国家干工程,有专项资金拨付,市交通局负责,工钱肯定没的说,但左等右等,仍是 等不来属于他们的钱。一开始认为 是资金没到位,但后来,许先生看到绥沈公路在其他城市的标段,都现已 拿到了工钱,只有他们的钱“资金没到位”,再去找,才被奉告 ,中央拨付的钱到了四平,只不过,被挪作他用了。许先生说,刚开始跟他们说钱没到,他们也就信了:“国家的项用意钱不可能说一趟线四平段没有,松原段有。找完了这后期跟我们也说真话 了,是吧?你像这笔资金,到四平市政府,四平政府就不给他拨。移用 了是咋回事?详细 的咱不太清楚了,反正 这钱指定是到了。”

  工头王先生告诉 记者,他一共 865万的工程款,交通局只给了315万,现在 他还欠农民工550万工资,拖了一年多没发。现在底下农民工一百多个,有一分钱都没拿着的、有欠了好几万的,最多的得欠了5万多。找四平市政府,第一趟去说,一周给答复,到一周也没动态 。又去一趟,说再等几天,正跟市政府研讨 :“我们回去等也没信”。

  四平财务 局工作人员:在其他 当地 占用了资金

  许先生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吉林省交通运输厅发给四平市的《请尽快拨付国道绥沈线服先至金宝屯项目车购税资金的函》,文件中,吉林省交通厅向四平市政府标明 ,绥沈国道是吉林省十三五重点项目,总投资6.16亿元,其间 2017年,该项目组织 并下达了中央车购税资金3.8752亿元,在2018年国务院大督查自查工作中,发现仍有1.9752亿元滞留在四平市财务 。在信件 中,吉林省交通厅要求四平市,尽快拨付这笔资金。


吉林四平政府被指挪1.9亿中央拨付工程款 民工无处讨薪


  收到了资金,为什么迟迟没有拨付呢?四平市财务 局负责承受 采访的工作人员表明 ,该项用意总工程款在5.23亿,他们现已 还清了60%,剩下的1.9亿,确实 没有支付。工作人员称,它是中央车辆置办 税的专项,现在从2018年的时分 资金调度有点问题,然后这个资金没拨出去,形成 牵扯工程款。

  当记者问询 什么叫资金调度出问题时,四平市财务 局工作人员答复 :“整个资金到我们这之后,正常就是这资金带来了,我们正常应该是拨付,有可能跟省里头有个结算,这种可能,我们在其他 当地 占用了这个资金,有可能就暂时就拨不去了。”

  财务 局负责人称拨款去向无人知晓

  那么这笔早该应该给农民工和施工单位的款项,用到哪里去了?调度问题,究竟是什么问题?面对记者的提问,四平财务 局相关负责人,也答不上来,只是说,详细 用哪里了不清楚,但肯定是被占用了。

  对农民工还在等候 四平拨款过年的状况 ,四平市交通局表明 ,他们开始 制定了一个还款意向,分三年陆续还完,这个2017年就现已 竣工 的工程,依照 他们方案 ,到2021年,应该可以还完悉数 欠款:“我们这边依据 市局的一些财务 状况 ,开始 有一个还款方案 。当时定的是本年 大约解决3000万,然后陆续2020年和2021年就是把剩下那个按一半,就是2020年一半,2021年的一半。”


吉林四平政府被指挪1.9亿中央拨付工程款 民工无处讨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