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别与归来——儒家祭丧礼中的人文精力

原标题:死亡不只是告别,更是归来

日前,“生命教育与死亡关怀”北京大学清明论坛在北大英杰交流中心举行。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讨所研讨员赵法生做了题为《告别与归来——儒家祭丧礼中的人文精力》的演讲。他通过火析传统的祭丧礼,揭示了中国传统文化所传递的人生意义与归宿。

生和死

是我们最熟悉的两件事

生命的尊严和意义,这是葬礼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。这个问题中国人不是从今天才开始考虑的,我们现已考虑了5000年之久。儒家、道家、佛家对这个问题都有十分高超的见解,值得我们今天继续发扬和重视。

在今天大大都人的理念中,死亡就是告别,永不再会;可是儒家不这么认为。儒家认为通过葬礼而安定的死亡不只是告别,更是归来,不只是别离,更是聚会。死亡不只是死亡,更是永生,是生命永恒意义的取得。

生和死是我们最熟悉的两件事情。庄子认为:“方生方死,方死方生”。可是,死亡虽然这么常见,它却又极其不往常,死亡是哲学问题、宗教问题。前史上所有的大哲学家、大宗教家都倾注了很多的精力去研讨死亡,比如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在其著作《存在与时间》中提出了“向死而生”的概念,这是一种生命意义上的“倒计时”法。只有人知道自己终将死去,只有人赋予了死亡典礼和意义,动物是不会的,植物更不会,从这个意义上说,人生的意义是由死亡来赋予的。

道家代表人物之一庄子认为,存亡是一体的,不能把存亡打通的智慧,就不是智慧。佛家的一个主要观念是,除了存亡之外没有大事。关于存亡,儒家孔子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慎终追远,民德归厚矣。”就是说,老群众对生命的了解往往是在葬礼中才领会到的,一个民族只有慎重地对待祖先的葬礼,老群众的品德沉淀才会越来越深沉。因此,儒家关于葬礼的研讨在全国际是最详尽、最深入的。

在我的家乡,白叟们关于死亡其实不是那么恐惧。像我的祖母,白叟家96岁高寿临死之前,神态安详。她问我母亲现在几点了,我母亲说6点,她说8点差不多。她真的对错常从容地等候死亡的降临。我母亲也是这样,她80多岁逝世的时分,回绝了所有的医治,平静地走完人生的路途。我这两位前辈都没有什么文化,可是她们为什么面对死亡能如此从容和淡定?我想,是因为我们几千年的乡土文明孕育了她们关于生命的了解,她们知道她们的生命是有归宿的,所以才干在脱离的那一刻这样从容不迫。这是中华民族5000年的文明,尤其是儒释道长时间孕育的成果。

死亡是什么?在我看来,死亡是一种赋予生命意义的终极关怀典礼。未知生,焉知死?未知死,焉知生?这样才构成一个生命往复的循环。

相关阅读